裴旻

何必再倾诉 长铗已古身如露

我也不是说给德尚讲好话

lolo的信他打印出来发给所有人看

可是没几个人回lolo就是了

你不能说德尚对lolo不够好

而是 在那样的情况下

向他表示开心或是表示遗憾

都不是一件能让彼此愉快的事情


快乐是赢球者的,伤者什么也没有

格策再怎么举球衣,罗伊斯也不想看德国队的庆祝典礼

对于有实力又没运气的球员,只有意难平是真的

如果可以选,我想干行政秘书或者生活秘书之类的工作,或者随便哪个部门总监,背着自己部门的压力就行了。

好累啊,每天每天每天这么累。

世界上真的会有我这么傻的人。

凭你的一面说辞就相信这是一篇出于喜爱的、硬盘压箱底的、只“模仿”了肉段的同人文。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要知道现代人谈恋爱通讯成本是很低的。

可我觉得弗拉米尼先生掐着时间给厄齐尔先生点赞的时间成本是很高的。

😋每天都有糖,不想写文。

我觉得我和我妈真正意义上扯平了,是外公去世那一天。我意识到妈妈也没有爸爸了,她在依赖的层面和我一样感受到崩塌。

但那时候我还不会想明白,我只是没有了爸爸,她既没有了丈夫,又失去了爸爸。

一个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就是应该无条件的保护他,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好的,是被爱的。但是当他长大了一些,有了足够的力量,就需要让他自己去完成一些事情,面对一定程度的困难。爱的太多和太少都不行。

我有一天意识到穆里尼奥对很多人都是严厉更多爱太少,相较之下他给厄齐尔的那些很罕见,刚刚好。

亏得我偏偏——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几年前的小号找回来了!!!!